客服邮箱: service@wdjhu.com  客服热线: 0777-2869088(工作日9:00-18:00)

网贷江湖

首页 > 网贷新闻 > 互联网金融>共享汽车途歌办公室"人去楼空" 用户上演"讨债大戏"

共享汽车途歌办公室"人去楼空" 用户上演"讨债大戏"

2018-12-28 00:22:07来源: 阅读()评论()

[导读]摘要:“今天去途歌北京总部登记退押金的用户,退款时间已经排到了明年4月19日。”12月24日,一位刚去途歌北京总部登记退押金的北京地区用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今天去途歌北京总部登记退押金的用户,退款时间已经排到了明年4月19日。”12月24日,一位刚去途歌北京总部登记退押金的北京地区用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随后她又苦笑着补充道:“4月19日,还是建立在公司存在的前提下。” 北京用户还能去途歌总部要求退押金,而其他地区的途歌用户却“投诉无门”。来自成都、深圳、西安等地的多位用户向记者表示,途歌在当地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 和共享单车99元/人的押金相比,途歌的押金要高出15倍,为1500元/人。 而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在途歌运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注册用户已接近200万人。虽然不是每个注册用户均为交押金的活跃用户,但途歌“押金池”中的金额推测也可达数十亿。 1 共享汽车也“烂尾”? 与共享单车ofo一样,共享汽车途歌近期也因用户退押金困难一事,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从今年9月份开始,(途歌)押金就难退了,但当时去北京总部登记退押金,还能在当天或者第二天到账。”张毅(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张毅是一个“途歌退押金维权群”的群主,在今年11月初听到途歌退押金困难的风声后,他便申请了退押金,在提交申请七天后,他还亲自请假去北京总部把押金要回来了。他称,最开始建群是为了去总部退押金时和同行的朋友方便集合,后来陆续有人询问,为帮助其他用户,便一直保留至今。 “最开始,群里还陆续有人收到退款,然后退群。从12月初开始,明显感觉收到退款的人大幅减少,也就是这时候,去北京总部登记也得排队了。”张毅表示。 据媒体公开报道,途歌北京总部登记人员表示,对线下登记的用户优先退押金,每天确保能退15人的押金,若要全部退完,粗略估计需要约365年。 为此,途歌北京总部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讨债大戏”。 随着“欠债不还”闹剧的上演,途歌的业务也几乎停滞,除了用户投诉的深圳、成都、西安等原办公场地“人去楼空”外,在各地的运营车辆也随之消失。有多名用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反映,当地已经无车可用,即使“残存”了几辆,其轮胎也被上了锁,或者被贴上了“欠钱不还”的纸条。 “我们尝试过拨打客服电话、联系在线客服、向工商部门或者消费者协会投诉……但都没用。途歌还欺骗工商部门说押金已经退还,但实际上用户并没有收到押金。”张毅直言。 张毅强调,与ofo退押金事件相比,途歌此次事件的关注度没有那么高,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但其实,途歌所欠的押金不比ofo的少。 按照50%的用户活跃度计算,此次事件涉及押金金额约15亿元,用户活跃度越高,涉及的押金金额就越大。 群里有很多用户提议,通过诉讼的方式追回自己的应得权益。 不过,张毅对此没抱太大希望,他表示,“(途歌)只剩下一个空壳公司,不仅拖欠用户押金,还欠着地勤人员和供应商的账款,真的破产了,偿还租金还不是排在第一位。” 知名律师李志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押金属于普通债权,在破产清算中,其偿还顺序排在税收、员工工资、破产清算费用、优先债权等之后,破产清算公司在上述项目偿还完毕后,再按比例偿还押金。 张毅一直有一个疑问:“数十亿元的押金被途歌拿去干什么了?” 对此,李志刚表示,押金作为专有用途的资金,一般需要有专门的银行账户进行监管,但由于共享汽车属于新生事物,实际上这部分资金是缺乏监管的,在这种情况下,途歌的押金很有可能被挪作他用了。 2 运营模式存隐患? 公开资料显示,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落地运营,平台上有奔驰Smart、宝马Mini、雪铁龙、标致等多款车型提供服务。 刚进入市场,途歌便凭借与其他共享汽车不同的运营模式“打响名号”。 据张毅回忆,之所以选择途歌有两点理由:一是停车方便,途歌并没有停车场限制,而是随借随还,并由下一位使用者先垫付停车费,然后通过返还“途币”的方式对其做车费补偿;二是补充能源方便,途歌全部都是燃油车,不需要用较长时间充电。 这种看似方便的运营模式,却给途歌埋下了资金困难的隐患。 途歌开始运营后不久,就不断有新闻报道称,途歌拖欠地勤人员停车费,而“随借随还”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 根据途歌的收费规则,用户在归还车辆时并不需要把车辆归还到途歌规定的停车场,在任意正规停车场停放即可,系统将自动根据当前还车的位置测量距离最近的合作停车场进行收费,收费标准为5元/公里,15元封顶。 但因此,在途歌运营的各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西安)中,停车费都是一笔非常大的支出。 张毅表示,途歌的运营成本非常高,以自己所在的北京地区为例,仅停车费用一周就需要上千元;而用户得知需垫付高额的停车费后,便会放弃使用,最终还是要由地勤人员回收,有时地勤人员一个月垫付的停车费就超10万元。 自成立以来,途歌融资渠道一直比较通畅。2016年,途歌获得A轮投资2500万元;2017年,途歌共进行两轮融资,融资额合计超1.9亿元;今年初,途歌还获得近1.8亿元的融资;10月,途歌又对外宣传获得千万级美元融资,但并未透露具体融资额。 有业内人士表示,途歌这种“烧钱”的运营模式在融资顺利的情况下还能维持,一旦融资中断,其资金链很容易断裂。 “如今途歌多方欠债,当前唯一的办法是继续寻找融资,但目前来看,没人愿意接盘。”对途歌目前的困境和未来,张毅持悲观态度。

分享到:

相关报道

无相关信息

热门评论更多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最新资讯
理财推荐
热门推荐
广告赞助